大学里的游戏制作人:毕业前为了自我表达毕业后为了钱

作者:平博  来源:平博88  时间:2019-06-12   点击:

  “你做游戏是为了自我表达还是为了钱?”唐德浩问。“毕业之前为了自我表达,毕业之后为了钱。”马右右脱口而出。

  6月17日、18日,中国传媒大学主楼北侧小礼堂里比肩继踵、人头攒动。据了解,一场特大游戏制作案中缴获的数十件游戏产品正在这里向社会公示。

  这两日,来小礼堂参观的人一波接一波,众多社会人士以批判的眼光试玩了这些游戏,露出会心一笑。游戏制作成员为减轻量刑,主动向各界人士提供游戏讲解、引导方面的服务。

  由于会场没有空调,空气中弥漫着汗味儿和喘息声,角落处不时传来低语,“做游戏死路一条。”

  据《定福庄日报法制版》报道,5月27日,经朝阳群众举报,办案人员迅速出击,捣毁了一游戏制作窝点,共缴获毕业设计16件,联合创作14件。

  《法治掉线》栏目组第一时间记录下了该窝点被捣毁的全过程。监控录像显示,该团伙经常通宵作案,其藏匿窝点内,小帐篷、行军床、日常用品一应俱全。一位线人表示,有女头目甚至囤积化妆品、面膜,为了赶工足不出户。

  由于众人皆在睡梦之中,当天的抓捕异常顺利,唯有一位连夜修改bug的男子仍有意识,一边吹着酒瓶子,一边呢喃,“人间不值得。”

  而据办案人员介绍,此次公示完毕后,该团伙中有50多人将被送到社会服刑,近70人缓期一年执行。

  这个游戏制作团伙到底什么背景?明知“做游戏死路一条”为何还要铤而走险?他们未来还会做游戏吗?近日,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来到位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202室的游戏制作窝点,听部分被“软禁”于此的团伙成员诉说他们的“铁窗泪。”

  “发际线又高了,我真的快累死了!”唐德浩用手使劲抓了抓头发,直接瘫在椅子靠背上,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

  毕设的bug还没处理完,毕设展的宣发文案还在制作中,唐德浩指了指一旁的行军床,“我已经在这里呆了1个月了。”

  在202室,人人都在吐槽“做游戏死路一条”,唐德浩也不例外。不同的是,唐德浩原本有别的路可以走。

  大一的时候,唐德浩还在工学院就读,如果不出意外,妥妥地成为一名“码农”。但他用一年的时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做游戏“钱景”更好。

  于是大二时,唐德浩立马选择转专业。在面试环节,面对三名游戏系老师,唐德浩语出惊人,“我一点儿也不喜欢游戏,我就是想赚钱。”大概是老师欣赏他的诚实,他如愿以偿。

  唐德浩来自山东省一个小县城,县城里人气最旺的地方是个小网吧,那是不爱学习的孩子们的天堂。正所谓玩物丧志,唐德浩打小就对游戏嗤之以鼻。他拼了命地学,最终从高考大省脱颖而出,考上了中国传媒大学。

  唐德浩是冲着“传媒”两个字来的,时至今日,他还心心念念当初的新闻理想。大一的时候他进入校媒工作,最辉煌的时刻是独立完成了一本校刊。那次,他撰稿、美编一肩挑,还采访到了不少名人。

  “那你怎么没转去学新闻呢?”刺猬君很好奇。“做媒体太穷了。”唐德浩的回答字字扎心。

  秉承着一切朝“钱”看的理念,唐德浩来到游戏系,和曾经深恶痛绝的游戏结下了一段孽缘。

  其实游戏系只是俗称,它的学名叫做数字媒体艺术,分为游戏技术和游戏艺术两个方向。高考上来的学生属于游戏技术方向(简称游技班);艺考上来的学生是游戏艺术方向(简称游艺班)。

  虽然分为两个班,但他们的合作从大一就开始了,毕竟一款好玩的游戏,好看的画面、有趣的玩法缺一不可。唐德浩虽然是半路出家,但他和自己的好基友——游艺班班长徐铖琛从大一就在校媒有过合作,此后大大小小的游戏作品也都由二人合作完成。

  “我们不同于其他专业,别人是交论文,我们是交作品。”唐德浩粗略地估算了下,不算选修课,一名游戏系的学生大学四年至少要参与10款游戏的制作。

  而像唐德浩和徐铖琛这样,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是非常难得的。做游戏没那么简单,歌词写得好,“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

  唐德浩说,做游戏就是互相妥协,“一个游戏制作团队的标配是1个美术、1个策划、1个程序员,如果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想法,最后什么也做不出来。”大家经常调侃,恨一个人就和他一起做游戏。

  可唐德浩所在的小组是很有爱的,“我们组我是程序员,另外还有两个美术,他们对像素风游戏情有独钟,美术那边要什么效果我就做什么效果。反正我不爱游戏,我只要配合他们就好了。”

  说罢唐德浩给刺猬君演示了下自己的毕设游戏《熔核》,他紧盯着屏幕,眼神里满是宠溺。

  在距离唐德浩3米的地方,马右右也在测试他的毕设作品《非常之谋》。小伙子一边检查bug一边吐槽,“我们组太‘摸鱼’了。”

  摸鱼与不务正业用法类似,比如主播不直播、UP主不传视频都可以叫做摸鱼。而对于游戏开发者而言,摸鱼常常作为自谦用词,明明很用心做出的作品却要称作“摸鱼大作”,就像古代人不管子女多优秀都会将其称作“犬子”一样。

  怀着对摸鱼大作的期待,刺猬君试玩了下《非常之谋》,发现马右右果然在自谦,这是一款画风清奇,支持多人对战的物理游戏。非常适合朋友聚会一起玩,即使在一旁围观的人也能享受到游戏的乐趣。

  游戏中,玩家需要操作造型奇特的纸片人去抢夺方糖和咸鱼。由于要通过手柄控制纸片人迈开双腿,经常一个一步子迈大了就成了一字马。“向前走,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是常态。

  这样一款游戏由5个人合作完成,3个美术,2个程序员,马右右身为程序员还身兼策划一职。和唐德浩不同,马右右对游戏充满了热爱。

  “你做游戏是为了自我表达还是为了钱?”唐德浩问。“毕业之前为了自我表达,毕业之后为了钱。”马右右脱口而出。

  在马右右小时候,家里曾开了家网吧。从小浸淫在游戏的海洋里,马右右发现在网吧里玩游戏的人也并不怎么开心,“说来惭愧,由于他们打着打着就开始骂脏话,我慢慢也就学会了。”

  再加上,马右右的父亲也是一位沉迷游戏的老玩家,“我爸可比我爱玩游戏,我switch上的《塞尔达传说》存档全是他的。”

  马右右想,玩游戏不就是图个开心嘛,就该家人朋友一起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他决定策划一款合家欢游戏,于是《非常之谋》诞生了。

  游戏的灵感来自于中央五台的一档节目《城市之间》,“我们游戏中设计了一些转盘作为路障,这也是参考了《城市之间》的赛道设计。”

  唯一让马右右觉得遗憾的就是画面,他觉得可以更精致些的。但担任美术的符江流有着不同的看法,“用简单的方式达到效果不就好了嘛,干嘛要弄得太复杂呢?”

  小伙伴们都吐槽符江流有一本《摸鱼宝典》。“他总能在我们提出需求后进行讨价还价,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另一名程序应赛宇说。

  “需求实现不了,那就砍掉,这在我们组很常见。”马右右苦笑了下。比如《非常之谋》原本是一款联网游戏,后来因为技术原因变成了单机游戏;张牙舞爪的中国龙太难画了,就变成了在空中一圈圈打滚的“迷你龙”……

  好在《非常之谋》的确达到了“众乐乐”的效果,在毕设展上,这款游戏得到了强势围观。

  熬夜肝游戏是大学生活的常态,但对于202游戏制作窝点的人而言,他们肝的却是游戏制作。偶尔有人登录游戏,也只是为了查岗,看看同组的小伙伴有没有在偷懒。

  《蛙之森》的美术姚胜禹是个例外,他爱打游戏,而且从不肝游戏制作,因为他肝不好。大三的时候,姚胜禹去医院做了次检查,“结果显示我肝的一些指标不大对,但还没有达到疾病的程度。”

  从那以后,他形成了一套佛系养生的作息习惯。“上午9点到202室,工作到11点左右,这时候食堂人少去吃个饭,回来继续打游戏到下午2点,然后工作到6点吃晚饭,晚上就不工作了,打打游戏,早点睡。”

  姚胜禹拒绝熬夜,晚上12点是他的极限,“没理由熬夜啊,打游戏早点起来打不也一样嘛。”刺猬君造访202时,姚胜禹扎着朝天揪儿,一边抖腿一边打LOL。

  一听有人要来试玩游戏毕设,他草草结束了战斗,开始热情地介绍游戏的故事背景:人类逃离母星后,遗留下一本童话书,书中描述了一位贪玩的公主,想得到7盘经典游戏卡带,谁能找到这7盘卡带并带给她就能得到她的吻……

  《蛙之森》的故事创意来自于另一位美术姚吉安,不过玩过游戏的人就会发现,就算你玩通关了也见不到公主,更别提得到公主的吻了。

  “这就对了,你想遇见公主,偏偏就不让你遇见,你以为主人公是一只青蛙,其实它也只是一个长得像青蛙的不明生物。”《蛙之森》制作小组的哲学就是“一切充满意外”。

  在试玩游戏过程中,刺猬君控制的青蛙人多次死于意外,一旁一脸嫌弃的姚胜禹坐不住了,“你看那个发光的地方,你就不想走过去点一下嘛!”

  玩过游戏的人都说,青蛙人的走路姿势很有特点,这是姚胜禹的劳动成果。他在团队中主要负责动画设计,也就是设计角色、道具的运动方式。为了让青蛙人走得不拘一格,姚胜禹和小伙伴们没少进行真人模拟、动作捕捉。

  有人调侃,在青蛙人的步伐中看到了姚胜禹走路的影子。姚胜禹也感慨,上大学后学会了很多新技能。

  在考入中传前,姚胜禹只是个酷爱画画的少年,有一个问题曾经困扰着他,“为什么让我考进来,却不教我画画?我觉得这里除了画画什么都教。”

  经过四年的学习,姚胜禹多少还是想通了一些:“会的越多,遇到问题时解决方法越多。比如你只会2D,对3D一窍不通,做毕设的时候还得找别人帮忙,这样就会阻碍进度。”

  不过,最近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困扰着姚胜禹,2016年他挂了一门《形势与政策》,他收到了不能毕业的噩耗。

  姚胜禹已经找好了一份游戏美术的工作,但入职的前提是能成功毕业,“毕不了业我就要去实习,没法交五险一金。一想到我五险一金不能及时交我就……”他边说边捂住胸口,一脸难受的样子,仿佛全世界都离他远去了。

  姚胜禹的减压方式是听《创造101》主题曲,每当熟悉的旋律响起,这个看不清形势、读不懂政策的人就会边扭边说:“我很焦虑,真的。”

  在学渣对面,同组的学霸——王凌潇则一脸淡定地打着《战神》。作为《蛙之森》4名小组成员中唯一一名女孩子,也是唯一一名程序员,大家对她的评价是,“真正的大佬,结实的大腿,一个人Carry仨美术。”

  四年前,王凌潇以682分的成绩考入中传,只比清华的分数线低了一分。大学的专业课对她来说,也没有任何压力,完成课业后,她有不少自由支配的时间。

  学霸这些时间都做什么呢?“编程编得比较多吧。”王凌潇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

  姚胜禹和其他两位美术是在大三联创设计后决定抱王凌潇大腿的,“大三联创是大四毕设的一次预热,我们在做联创作品时就和大佬有过合作,她真的是有求必应,什么效果都能做出来。”

  早在今年3月,《蛙之森》的核心玩法还和现在大相径庭,青蛙人从一个点荡到另一个点时就像一具死尸一样,无比僵硬。四位主创都不满意,最后决定在青蛙人实现远距离位移时采用“太空舱+激光”的组合,“青蛙人一旦连上激光,身体就会被太空舱包裹,玩家可以控制激光将青蛙人摆动至想要去的地方。”王凌潇介绍说。

  3位美术觉得激光的特效是很难做出来的,他们查了不少资料教程,希望能对王凌潇有所帮助,等拿着一堆资料找到她时,没想到王凌潇已经做出激光的效果了。

  姚胜禹猛地拍了下大腿,“太厉害了。”一旁的王凌潇莞尔一笑,小声说了句,“一点儿也不难。”

  虽然大伙儿都把王凌潇当大腿,但王凌潇并不这么认为。她给《蛙之森》打了90分的高分,并说,“毕设做的这么顺利,全是美术的功劳。”

  202室其他小组的成员都心知肚明,“他们的强强联合,给我们带来了太大的压力。”

  同为程序员的唐德浩深知王凌潇的不易,“游戏系艺术方向的学生本来就比技术方向的人多,技术方向的学生里会写代码的就更少了,所以程序员是团队里最稀缺的。”

  由于《蛙之森》坐拥3个美术,作品美术的部分5月底就完成了,但程序部分的工作还很多。为了让三个大男人显得不那么游手好闲,他们又在《蛙之森》的场景里埋下了不少彩蛋,它们都来自其它小组的毕设作品,一些2D角色在《蛙之森》中甚至拥有了3D形象。

  在6月17日、18日的毕设展上,有不少玩过其他小组游戏的玩家认出了这些彩蛋,还有的玩家看到彩蛋会问,“欸?这是什么?”然后《蛙之森》的主创们就会推荐他们到特定的游戏展位。

  两天的公示结束后,所有的游戏制作团队举着自家产品的海报站在小礼堂的门口,高喊着,“14游戏,毕业快乐!”

  6月18日,从熟悉的中传小礼堂里走出来,唐德浩们就是社会人了。“这场毕设展结束了,对我们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毕业了。”

  “做游戏死路一条,但202绝处逢生。”从202室走出去后,中传14级游戏系的毕业生们几乎都留在了游戏行业。

  不爱游戏的唐德浩去了北京一家游戏公司当策划,吐槽队友摸鱼的马右右南下上海也做了游戏策划,注重养生的姚胜禹如果能顺利毕业将去广州一家游戏公司做美术,被小伙伴们当做最大腿的王凌潇则选择到南加州大学继续深造……

平博

平博

成都平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平博,平博88     蜀ICP备13018955号-1

《互联网文化暂行规定》 文化部网络游戏举报与联系邮箱:www.fanqie99.com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电话:1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