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蓝月传奇”开发商30岁董事长网上追逃一个月为何不见信批?

作者:平博  来源:平博88  时间:2019-06-11   点击:

  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恺英网络”,002517)5月19日晚间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这是近一个多月来,这家知名游戏上市公司通过信息披露公开承认被调查的第三名高管,之前公司公告实控人王悦被刑拘、副总经理冯显超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恺英网络是知名网游《蓝月传奇》的开发者和拥有者,该款网游请到古天乐、张家辉、孙红雷等明星代言。

  《华夏时报》记者日前从权威渠道再次得到证实,除已公告的三名高管外,恺英网络现任董事长金锋,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但事发至今一月有余,恺英网络却对此未做任何公告回应。

  3月20日召开的恺英网络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全体董事一致选举金锋为新任董事长。新一届董监高的产生和董事长的到任,被企业认为“标志着恺英网络完成新老领导班子的交替,也标志着恺英网络迈入全速发展的新阶段。”

  根据恺英网络的官方介绍,金锋1988年7月出生,于2018年1月至今任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盛和网络”)总裁及CEO;于2018年7月至2018年9月任恺英网络副董事长。曾带领团队创造国内家喻户晓的“蓝月”系列等重磅IP。金锋的公开简历显示,其是浙江绍兴嵊州人,毕业于浙江工业大学国际学院。

  官网介绍称,作为盛和网络掌舵人,金锋充分发挥公司自身研发实力,凭借精准市场定位,连续推出多款爆款产品。盛和网络成立至今,累计产品流水已突破80亿元,年内有望突破百亿大关,短短几年内盛和网络就成长为国内领先游戏研发商。

  盛和网络开发的明星网游包括《蓝月传奇》、《王者传奇》等,尤其是《蓝月传奇》,最高峰期月流水量突破2亿。

  根据《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可靠信息,金锋于2019年4月12日被网上追逃,案由是伙同王悦、金丹良操纵股价,金锋明知王悦刑拘在逃,仍帮助其逃逸,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窝藏罪;涉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操纵证券市场罪。目前在逃类型是“刑拘在逃”。该追捕令由上海市经侦总队9支队签发。

  不过据澎湃新闻4月19日报道,在传出“追逃”消息后,金锋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过一则声明,“截至本声明发布一刻,仍在公司内带领研发团队进行产品封闭测试,从未离开工作岗位。”

  “被网上追逃后,无法乘大巴、飞机、高铁,也无法开房间住宿,甚至没法出门,因为无处不在的探头一旦人脸识别,立刻就会上传到后台。”警方人士表示,被网上追逃后,手机会被监控,(当事人)无法使用实名制的手机,但可以使用别人的手机,因此在某个秘密地方闭门不出不一定会被抓,朋友圈发信息不代表一定是本人操作。

  3月28日,恺英网络公告实控人王悦失联,到5月7日公告证实,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4月23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告,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这之后就是5月19日公告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虽然没有上市公司一分钱股票,但做为董事长实职的董监高成员金锋被网上追逃一事,上市公司为何不选择公告?《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公司董秘骞军法,当记者表明身份以后,刚刚还清晰的通话突然在董秘的耳边变成模糊不清,骞军法连声“喂”后挂断了电话,记者再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之后记者发去短信,表明身份和采访问题,至发稿时止,未获得回应。

  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律师认为,作为董事长,行踪理应让公司知道,对于“网上追逃”的情况,公司不是以家属是否告知为信披的必要条件,可以自行查证,如属实理应公告。

  “如果追逃属实,知情人又知道嫌疑人(金锋)的行踪,但不向警方报告,涉嫌窝藏。”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邵斌律师表示。

  2017年12月,腾讯以《阿拉德之怒》著作权侵权、不正当竞争事项向长沙中院提起诉讼,要求恺英网络立即停止开发、运营和宣传《阿拉德之怒》,并索赔5000万元。现在《阿拉德之怒》已经下架,恺英网络2019年2月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表示,预估停运《阿拉德之怒》对公司经营业绩有一定影响。

  此外,恺英网络还有多起国际仲裁。2018年11月19日,恺英网络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仲裁进展的公告》,子公司浙江欢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韩国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曾于2016年10月25日签署两份许可协议。双方目前又因许可协议履行发生争议,娱美德及其子公司传奇IP株式会社在新加坡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针对浙江欢游提起仲裁,要求向浙江欢游收取月度分成款共计人民币14.84亿元。假如败诉,恺英网络子公司将面临将近人民币15亿元的索赔额。

  恺英网络2018年年报显示,实现营收22.84亿元,同比下滑27.13%;实现净利1.74亿元,同比下滑89.17%。

  恺英网络称,净利润下滑主要是2017年运营的游戏产品于2018年进入正常的营收下降阶段;同时,受到2018年国家对文化娱乐行业政策收紧,游戏版号暂停发放的影响,未能于2018年享受新游戏产品上线带来的收益补充。

  此外,各项资产减值损失亦是造成恺英网络净利下滑的原因之一。年报显示,恺英网络2018年的各项资产减值损失合计3.57亿元。

  3月30日,恺英网络发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区间在4500万元到6700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降幅达73%―82%。就在不远前的2017年,恺英网络股价最高时达到19.19元。

平博

平博

成都平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平博,平博88     蜀ICP备13018955号-1

《互联网文化暂行规定》 文化部网络游戏举报与联系邮箱:www.fanqie99.com 四川省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电话:12318